云梢

沉迷鲶骨无法自拔,偶尔会被物鲶勾走……

Save me the waltz
肖达走了
格里芬走了
斯内普走了
一个个离去,只是去了一个美好的地方
即使所有人都走了,英二也会留在你身边
但是……
最后你也走了
越美好的事物,流逝的越快

致那个金发碧眼的美少年
………………
明明知道结局,还是忍不住看下去
第九集让我哭的稀里哗啦,可是一想到结局就觉得这都不算什么
没有最虐,只有更虐
香蕉鱼,你值得拥有

【七夕贺文】吸血鬼要过七夕

在鲶尾身边呆了五年的十三岁骨喰设定。
查遍了百度猜发现了符合设定的纸莎(suo)草,有很多对它的理解错误,求原谅。
七夕快乐哟,米娜桑!终于赶上了七夕的末班车,不容易啊。
“骨喰,骨喰,今天是七夕哟!”鲶尾头上的呆毛随着身体一摆一摆的,兴奋极了。
    “……鲶尾大人,那是人类的节日。”骨喰将那根呆毛用梳子顺了下去,它又坚强的竖了起来。
    “话说,小骨头为什么我感觉你这五年来都一直在给我梳头啊?好像没有做过其他事情呢。”鲶尾歪着头,镜子里的自己也调皮地歪着头。
    “您终于发现了。”骨喰熟练的用红绳绑起鲶尾的头发。
    “嗯……是我疏忽了,那么…就一起去打扫马粪吧😊!”鲶尾跳起来转向骨喰。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“开玩笑的喽!这么洁白的骨喰怎么能被脏的东西沾染上呢。”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“话说今天是七夕呢?是不是该做些什么?”
    “那是人类的节日。”
    “不要这么死板嘛,热闹热闹也是好的哦”
    “但是…我忘了怎么过七夕。”
    “没关系,我知道!”
    “那么……”
    “那么开始第一步吧!”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“首先,我们需要竹子。”鲶尾拉着骨喰在城堡了溜达,企图找到竹子。
    “鲶尾大人,您为什么会觉得在阴暗的城堡里会有竹子呢。”骨喰将鲶尾扯住。
“嗯……也是哦,那怎么办╯▂╰我还想要过七夕节呢。”鲶尾沮丧着,呆毛耸拉了下去。
“放弃吧,那毕竟是人类的节日。”骨喰将鲶尾拉起准备拖回房中。
“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下,对了,我记得物吉好像样了种奇奇怪怪的植物,就和竹子一样。”
“那叫纸莎草。”
“对对对,就是那个,我们可以用它来代替竹子!”
“我觉得不合适。”
“怎么会不合适呢?我的七夕节全靠它了!”
“物吉哥不会同意的。”
“没关系没关系,不告诉他就好了〜”
“好吧,鲶尾大人被发现了我不管。”
“嗯!骨喰最好了!”鲶尾开心的拽着骨喰的袖子晃了起来。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鲶尾偷偷摸摸的钻进物吉贞宗的房间,房间里没有人,随后他在阳台上发现了纸莎草。
拉开了帘子的窗户外是一片明亮的星空,任何人看了都会沉醉其中。
纸莎草白天被阳光照耀,晚上有被物吉精心打理长得很是茂盛。鲶尾悄悄地抱走了一盆纸莎草与在门口放风的骨喰汇合。
“呐,听说七夕节将想要实现的愿望写在纸条上,再挂在竹子上,愿望就会实现。骨喰你有什么愿望吗?”鲶尾抱紧怀里的花盆与骨喰走回房间。
“愿望…可以实现吗……”骨喰平静的眼睛里出现了与以往不同的迷茫。
“对哦,可以实现。”
“鲶尾大人的愿望是什么?”
“我的话……是想回到过去…回到一个人身边。”
“鲶尾大人有思念的人吗?”
“有,但是再也见不到了……话说,骨喰的愿望是什么?”
“我想要和鲶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打断了。
“鲶尾,你要对我的纸莎草做什么。”物吉突然出现在前面的拐角出,脸上露出和谐的微笑。
“嗯……带它……带它晒晒月亮……”

这真是吓到我了。。。

桃隐九:

晋江军婶莫亚小姐的吐槽2.0版本搞出来啦
点击就看┏ (^ω^)=☞
缩图看不清请走
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250516726229486?

不用问我转发问题啦,直接转发!激情求转!微博也转下就更好了∠( ᐛ 」∠)_

吸血鬼家族不得不说的二三事(七)

角色ooc   文笔极渣
抱歉,十天没更了……
  “骨喰,骨喰,小骨头,醒醒哦”
    一向浅眠的骨喰被叫醒,他迷迷糊糊地感到自己身上趴了一坨迷之物体。
    “呐,太阳要晒屁股喽!”鲶尾上半身趴在骨喰身上,两只手扯了扯骨喰的脸。
    等等,太阳?
    骨喰一下子清醒,将目光转向窗边。
    虽然被黑布遮去了一半,但灿烂的太阳还是泻出了一些微弱的光。
    吸血鬼不是不能见阳光吗?
    “快点起来吧,我们今天可是要去人类的城市呢?”鲶尾从床上翻身下地,站在了阳光照不到的地方。
    人类的城市?
    骨喰看着鲶尾苍白的皮肤,嘴角的尖牙,还有白天会微微泛红的瞳孔。这个样子一看就是吸血鬼吧。
    鲶尾整理好自己的着装,将梳子递给骨喰。
    “鲶尾大人,这不合适。”骨喰一下一下梳着鲶尾的头发。
    “没关系没关系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鲶尾指向挂在旁边的斗篷。
    “那您经过物吉的哥的同意了吗?”骨喰熟练地用红绳绑起鲶尾的头发。
    “嗯……没有。”鲶尾将斗篷套在身上,待骨喰将自己收拾好了就拉着他出了卧室。
    “这样不合适。”骨喰扯着鲶尾停了下来。
    “可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啊”鲶尾向自己的仆人撒娇。
    “但是……”
    “没有什么但是!”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“哇!这就是人类的城市吗?好热闹啊。”鲶尾跟在骨喰身边牵着骨喰的手。
    骨喰紧紧拉着鲶尾,要是他一松手鲶尾肯定会被人群冲走的。
    “骨喰骨喰,听说你们人类都是要用钱买东西的,你有钱吗?”鲶尾看着路边摆着的马的木雕,藏在斗篷下的两只眼睛都闪闪发光。
    “钱……是什么?”骨喰迷茫着。
    “诶⊙▽⊙你不是人类吗?”鲶尾震惊。
    “鲶尾大人我已经跟在您的身边七年了。”
    “也就是说我们都没有钱 ”鲶尾恋恋不舍的将木雕放下。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那么我们去打劫吧!”
    “鲶尾大人您是来干什么的。”
    “哦对,差点忘了!我是来找负心汉的。”
    骨喰看向鲶尾,表情严肃,鲶尾突然感到有点冷。
“什么样的负心汉?”骨喰篡紧了鲶尾的手
“上完了不负责!”
    骨喰沉默着,不知道为什么鲶尾感到更冷了。
骨喰突然揽住鲶尾的腰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不珍惜自己。”骨喰克制着说到。
“什么嘛,不是我啦,是青江先生。”鲶尾拍掉了骨喰的手。
“……”
“话说,骨喰你今天怎么说了这么多话?”

吸血鬼家族不得不说的二三事(六)

抱歉不够一千……
一直很沉迷于三日骨与物鲶,但我还是根正苗红的鲶骨党,相信我!
鲶尾啊骨喰啊物吉啊都没有出现,感觉自己水了一篇。

“殿下,还是没有找到骨喰大人。”身披月国铠甲的将领战战兢兢地跪着。
    “还是没有吗……”三日月宗近把玩着耳边的金色流苏,眉眼低垂着,分辨不了他的情绪。
    “属下猜测骨喰大人就在吸血鬼那边。”
    “是吗…他们说没有呢……”
    “但是有目击证人说看见吸血鬼领走了一个白发孩子”
    三日月宗近沉思着,缠绕着流苏的手也停了下来。
    “殿下,他们是不会交出骨喰大人的,我们……只能进攻!”将领恳请出战。骨喰大人是他看着长大的,他一想到骨喰会被吸血鬼们吸尽血液而亡,亦或是被变成吸血鬼,就后怕不已。
“殿下,不要再犹豫了!再晚一点的话,再晚的话……”将领的声音颤抖着,他看见三日月殿下依旧沉默着,终于忍不住了。
“我不知道……是否该让他回来……或许这样才是对的吧……或许……”三日月仰起头看着窗外那轮残月,不由想起他们的初遇。
“我是三日月宗近,该轮到你自我介绍了。”
“骨喰。”
“真是冷淡的人呢,我们以后可要共事一主了。”
“嗯”
“甚好甚好( ̄▽ ̄)”
将领看着一向强大自负的男人轻易地放弃了,声音里的不确定与自卑显露无遗。
“但是骨喰大人,骨喰他……还只是个孩子啊!他又能承受什么事情呢!什么对还是错?我只知道骨喰大人在遭受非人的对待!”将领跪在三日月宗近面前,加大了音量,等待着主人发起进攻的命令。
可是整个大厅里沉默起来,没有人说话。
三日月不再理会将领的话,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,鞋跟与地面敲击的声音一下下振在将领的心上,将领愣在原地。
其实这个将领又知道什么……他只是活了二十多年的青年,有怎会知道两百多前的事情呢?
呐,我把骨喰还给你了……
这一点也不好。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七年过去了,骨喰还是没有回来,三日月宗近虽说着不再寻找骨喰,但派去吸血鬼领地的使者从未停过。
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,一切隐晦的、尘封的往事被毫不留情的揭开,当事人早已面目全非,吸血鬼与人类百年前的契约也被撕毁。
一切都变了……却又好像和从前一样。

我的爱豆……Wakiza7?Awt48?算吗?

这应该算是我的爱豆吧……

吸血鬼家族不得不说的二三事(五)

文笔极渣,角色ooc
在大阪城的大火中,一期与鲶尾被烧毁,而骨喰毫发无损,而物吉的主人是导致这场火灾的人,感觉骨喰会恨物吉吧,突然很想写骨喰与物吉的修罗场。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那双紫色的眼睛就这样默默注视着鲶尾,像是一树树绽放的紫藤,神秘而幽静。
鲶尾自己也是紫色的眼睛,除了照镜子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的目光了。
“骨喰,你真的只是孤儿吗?”鲶尾又一次环住这具小小的身体,将他抱上床,心里感叹这个孩子怎么会这么瘦啊。
“不是孤儿,我是鲶尾大人的仆人。”骨喰强调着自己的身份。
“嗯,你只是我的。”鲶尾哈哈笑着为自己和骨喰盖上被子。
“鲶尾大人为什么又要睡觉?现在不是吸血鬼的活动时间吗?”
“我可是特地为了哄骨喰睡觉,才浪费了我工(gao)作(shi)的时间的。”
“我不是小孩子了,可以自己睡觉”
“是么,可是你是我打仆人啊,我鲶尾大人对仆人一向是非常不错的!”
“……你也会哄物吉哥睡觉吗?”
“……为什么又要提起他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鲶尾确定骨喰睡着了以后,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。不出所料,那个有着浅橘色头发的少年在等着他。
“鲶尾你打算一直这样对他?”物吉贞宗严肃地提问。
“是又怎样?”鲶尾无所谓地说。
“你一定要以这样的态度和我说话吗?”
“……那你也一定要针对骨喰吗?”
“你怎么会这样想我?我们不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吗?他不过是长得像那个人而已!你以为我不想那个人吗?我们回不去了,鲶尾你认清事实吧!那个人早就死了,为了你死了!”物吉真宗大吼着,通红的眼睛注视着鲶尾。
“我知道,我知道啊……我只是,只是觉得……”鲶尾仰起头,用手捂住脸,声音沉沉的。
“没有只是,你这样下去只会做错更多,虽然你的实力能压制住他们,但真让他们失望极了,他们就会像推到上一个人那样推翻你。……不要给他们留下把柄。”
“嗯,再给我一段时间。我会妥善处理的。”
“作为青梅竹马,我相信你。”物吉贞宗拍了拍鲶尾的肩,向走廊深处走去。
直到脚步声彻底消失,鲶尾才退开门回屋。
我真的能妥善处理吗……哥哥。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骨喰又一次淡定的将身上压着的脚,腰上挂着的手臂推开,下床将窗户上掩着的黑布扯下。银白的月光写了进来。
他转身来到床前,看着鲶尾睡到微红的脸又些不忍心叫醒他,黑色的发丝散开铺在床上,头上那根屹立不倒的呆毛搭在主人的脸上,随着呼吸一晃一晃的,两只手紧紧抱着窜成一团的被子。
虽然这样的画面已经看了七年多了,但仍然会有些小心动。
“鲶尾大人,起床了。”骨喰轻轻推着鲶尾。
“不要!我还想再睡会儿。”鲶尾迷迷糊糊地扯住骨喰的手,企图一把将他拽到怀里抱着。
……怎么拽不动?
骨喰无奈的看着鲶尾不断尝试着将自己拽到,却无法成功。
他已经长大了好不好?不再是那个随抱就抱,要搂就搂的孩子了好不好?
骨喰手上一使劲将鲶尾拽了起来。
“鲶尾大人,今天要开会。”
“……好困,要睡觉!”
“您还有工作。”
“睡觉!”
“该收拾一下了”
“睡觉!”
“物吉哥在等你。”
“……睡觉……”
门被推开了
“还是要睡觉吗?”物吉脸上有着“和谐”的笑容。
“没有,我已经起床了哦!”鲶尾迅速从床上弹起,像一只真正的鲶鱼。
“还是物吉哥管用”骨喰说。
“对这种家伙不用太温柔。”物吉随手拿去桌边的梳子为鲶尾梳头。
“我才不是怕你呢,只是不忍心骨喰累着而已!”鲶尾反击。
骨喰看着两个人互怼,一如七年前一样,岁月未能在他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。而骨喰已经长到鲶尾一样高了。
吸血鬼不会老,而人类不能永远年轻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猜猜那位“哥哥”是谁吧。

感觉自己每天只肝1000字会不会太少了,暑假结束都肝不玩吧……当算明天1500,可以的话尝试2000

吸血鬼家族不得不说的二三事(四)

文笔极渣,角色ooc
    “呐,我的一点小事不劳大家费心了,还是安定和清光的事情比较紧迫。”笑面青江哈哈笑着,企图避免这个问题。
    “对呀对呀,住的地方被敌人发现可不是什么好事呢。”堀川国广担忧地看向安定和清光,也企图回避这个问题。
    “别再东扯西扯的了,你们的问题最严重了好不好,尤其是青江先生,神父可谓是我们最大的麻烦,你还和他纠缠不清!”鲶尾突然一拍桌子,严肃地对笑面青江说。
    “知道了知道了,不过我相信那个人不会伤害我的。”笑面青江用手绕了绕自己的头发,眼里不经意间流露出温柔。
    “你有分寸就好了,实在不行还有我们。”鲶尾抱着臂说,脸上已不是刚刚那样严肃。
    “嗯\(//∇//)\”
    “那么,堀川你是怎么回事?”鲶尾又开始审讯堀川国广。
    “...嗯…只是对那个孩子比较感兴趣而已……”堀川国广犹豫着回答。
    “那你就像我一样带回来啊!”鲶尾想起了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的骨喰。
    “可是…不想让他改变啊,他有疼爱他的父母,有兄弟,有朋友,我认为……我不应该去破坏。”堀川国广想到那个傲慢的、善良的孩子,不由的嘴角翘起。
    “随你吧,你开心就好。”鲶尾无奈扶额,堀川这样卑微地喜欢着那个孩子,真是有些丢吸血鬼的脸啊。
    “话说,安定君和清光君的领地被人类发现了吧。”堀川又提起了这个严肃的问题,室内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重。
“没关系的,即使他们发起进攻也无法攻破我们的城池。他们最近只是派来使者要求我们交出一个白发的孩子。”加州清光一脸无所谓。
    “对呀对呀,他们丢了孩子关我和清光什么事嘛?据说他们还是什么月国的人,貌似很厉害啊!”大和守安定翘起椅子把脚搭在了桌子上,一副不屑的态度。
“等等啊,鲶尾,那个白发的孩子,不会是……”物吉看着鲶尾欲言又止。
“当然不会是,骨喰只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孩子,可不会有什么国家为他发动军队来寻找,自从我看见他,他就只是一个人,而且他也说他只是个孤儿了。他只是碰巧是白发而已。”鲶尾突然加大音量强调着。
“可是白发的人类是很少见的!”物吉依然不排除骨喰是月国人的可能性。
“没有可是,他只是我一个人的骨喰!”鲶尾突然站起来冲物吉吼到。
“他不过…不过是……恰巧是紫色眼睛,白色头发而已,不过是像那个人而已,至于你刚跟他相处不到一天就这么袒护他吗!?”物吉也站起来和鲶尾吵着。
“行了行了,不要吵了,鲶尾君你刚刚还说我,你不是也对一个人类这样‘感兴趣’吗?”堀川拉住鲶尾笑嘻嘻的说,企图缓和气氛。
“物吉啊,你可不要生鲶尾的气啊!鲶尾没有了你可是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。”笑面青江也拉住物吉坐了下去。
“感觉我的话好像触发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件……”大和守安定突然觉得愧疚。
“对呀对呀,都怪你”清光拍了一下安定的脑袋。
就在大家以为这件事就要就此揭过的时候,鲶尾推门离开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鲶尾现在非常想见到那个有着白色头发的身影。
当他推开寝室的门的时候,发现那个孩子抱着膝盖靠着床坐在地上。
“您终于回来了呢……”



感觉把鲶尾写的有点暴躁了呢……